那里可以看黄片

曹燃的眼中,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。

斗笠燃烧殆尽,意味着他遮掩自己气息的那层禁锢,就此破开——

袁淳先生赠予他这顶斗笠,一是为了压低境界,游走北境,遇到诸多困厄,他一旦撒开手脚,可能就会破开十境。

点燃命星,讲究天时地利人和,即便是回到天都,曹燃仍然不准备立即突破。

有这顶斗笠在,他即便放开手脚,也不会超出自己十境的界限。

斗笠破碎,年轻男人的喉咙里立刻有龙吟之音,低沉响起,整间庭院随之一颤,四面八方的阵法镇压之力,硬生生按住曹燃肩头。

曹燃两只瞳孔已成彻底的金灿颜色,长发自发梢起,根根璀璨如流火。

天赋秘法。

这位北境散修的身子微微后仰,胸膛原本凹陷三分,随着这个动作,猛地鼓胀起来,大袖气机圆润盈满,沸腾荡开。

“吼——”

猩红的炽火从喉咙里喷薄而出,曹燃做狮子吼状,双手鼓在面颊两侧,胸膛之内,煌煌龙炎源源不断,在面前燎成一片火海。

传说中的“龙息”,若是由妖族天下的龙族大能施展,据说可以燃烧一切有形和无形,连束缚在身上的业障都可以烧去!

唯美长裙女神海滩漫步真惬意

裴烦一步踏出,抬手压下,阵法将两人包裹其中。

山河万里,剑藏一片,随着丫头的压掌动作,一整座剑气世界降临在曹燃头顶。

“嗡——”

施展天赋秘术的曹燃,双拳紧攥,青筋鼓起,赤红色的龙焰连绵成海,汪洋肆意,撞击在剑气壁面上,折返而回,层层叠加,始终不能突破。

“你有灵山的‘大光明印’,能破剑修的剑气。”裴烦的声音缥缈传来:“陆圣先生的‘镇神阵’,专门镇压你这种莽夫。你大可以试着拿天赋秘法去冲击剑气,看看能不能凿破。”

话音落地。

曹燃双手交错摆下,不再是鼓起腮帮吹出龙息的姿态,而是长长吸了一口气,海纳百川,漫天龙炎汇聚而来,如一条大江奔涌凝聚,年轻男人鲸吞海吸,不仅仅是肆意燃烧的龙炎,庭院阵法之内,除了此刻重若千钧的腰鼓石墩,其他物事,譬如破碎的石屑,摇晃的老树,都被他吸入腹中。

悬浮在曹燃四面八方的剑器同样受到这沛然吸力的拔取,但只是微微摇晃,便不再倾斜。

曹燃眯起双眼,一脚抬起踩下,一整座腰鼓石墩瞬间炸开,漫天石屑溅射开来,若是没有阵法的阻挡,一片石墩碎片的冲力,就足以崩塌一整座府邸。

“没用的。你不懂阵法,就算你真的曾经入过蜀山,还碰巧研习了陆圣先生的‘镇神阵’,此刻也破不开这道阵法。”丫头的身影,缓慢从炽热的空气那端浮现,她赤裸着双足,脚不沾地,裙纱摇曳,十二柄飞剑环抱在背后,不断轮转,眉心的一抹赤红鲜缕,丝丝溢散,好似天上仙人。

“我总是担心府邸里会有某位难以对付的棘手人物,不顾天都禁令,前来拜访,这座镇神阵,是我如今能够布下的最强阵法,只不过稍微改动,陆圣先生以星辉作为阵法之源,我则是以剑气刻画四方周天。”

曹燃皱起眉头,他听不懂对方究竟在说什么,但他已经尝试了自己破阵的诸多法门。

以前行走北境,不是没有碰到过阵法,但是袁淳先生教给自己的最简单办法,就是“一力破万法”,无论遇到何种阵法,一拳下去,龙象之力,再不济动用天赋秘术,总能硬生生轰砸开来。

这座府邸里,他受到了极大的限制,若是动用最高品秩的秘术,这座镇神阵,应该能够拔掉,但是连同宁奕府邸在内的方圆一里,恐怕都会被他焚成灰烬。

要知道,这里可是天都。

他曹燃可以暴揍东境龟趺山的圣子,就算再加上两座圣山,也不眨一眼睛,可是纵然有天大本事,也不敢在天都肆意妄为,弄出如此动静。

“曹燃,你既然要公平一战,我便与你公平一战。这座镇神阵内,你可以肆意施展手脚。”裴烦顿了顿,挑眉道:“那顶斗笠碎了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应该是压境的宝物,你不用担心在这里动手会破境,天地隔绝,道法分离,你若是能够打碎这座镇神阵,自然就是我输了。”

曹燃左右晃动一下脖颈,发出咔嚓的脆响。

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下意识去按压自己的斗笠,发现那顶斗笠已经碎了,按了一个空,手指顺势滑落,揉了揉眉心。

“我很好奇,你这样的剑修,不应该无名无姓。”曹燃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望向裴烦,好奇问道:“自报家门,万一是哪位老不死的爱徒,我怕我待会出手重了,惹上不该惹的麻烦。”

裴烦平静说道:“我用了陆圣先生的‘镇神阵’,我的阵法符箓之道出自于他的手下,所以陆圣先生算是我半个师父。”

曹燃听着这番话,觉得有些悚然,“你别吓我,陆圣失踪了四百多年,你的阵法是他手把手教的?”

如果是真的,那么这条消息会让大隋天下引起轰动。

陆圣失踪四百多年,蜀山一度沉寂,饱受质疑和排挤,不断退让,西境圣山骑在蜀山头顶,做出来不少打压之事,整个大隋都认为,这位蜀山山主已经死了,空留一个位子而已。

若是还活着,别说大隋,连妖族天下都会震惊。

也不怪曹燃会有这个念头……这座剑气镇神阵,的确威力非凡。

曹燃扪心自问,能够压住自己的阵法,大隋天下年轻一辈的圣山门徒,恐怕无人能够做到,小无量山的刀阵和剑阵他前些年就已经领略过了,还差一些火候,就算是十境修士布下的“大衍剑阵”,他也能够以一己之力破开,至于天都的四座书院,就不用说,应天府的阵法,他曹燃当初一拳下去,直接砸碎了好几座。

细细想来,结合一下掌阵者看起来刚过及笄之年的容貌……

这座剑气镇神阵,甚是吓人。

关于山主陆圣的问题,丫头摇了摇头。

她坦然说道:“阵法是我自学的。”

闻言。

曹燃先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更加警惕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陆圣的阵法,放在蜀山,绝对不算是绝密,虽然不是任人翻阅,但五百年来就这么摆在蜀山,从未听说过有哪位后辈,像眼前的这位一样,将阵法和剑气糅合,而且修行到了如此惊艳的程度。

曹燃心中其实还有一些惊讶,心想能做到这一点的,绝对是凤毛麟角,此人的资质和悟性,至少在剑道和阵法符箓之上,已是最顶级的那一流。

丫头顿了顿,刚刚要开口,曹燃便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你与陆圣只是借书翻阅的‘师徒’,如此看来,你是一个资质超凡的天才,怪不得能够修到如此境界。我在北境行走,孤身一人,至今仍是散修,未与任何势力有所交集,与灵山,与神仙居,还有诸多圣山,都是这种‘借阅’关系,按你这个说法,大隋有名的星君,小半都是我的师父。”

丫头沉默片刻。

曹燃挑眉说道:“所以说,你是散修?”

丫头点了点头,道:“按你刚刚的说法,是。”

“好。很好。非常好。”

曹燃接连说了三个“好”,眉飞色舞,眼神里的那抹炽热,重新点燃,他转了转手腕,迫不及待道:“请指教!”

剑气镇神阵中,年轻男人大踏步而行,刚刚走出一步,肩头一沉,抬起头来,一尊巨大掌印,高悬头顶。

曹燃皱起眉头。

不远处,丫头抬起两袖,袖袍缝隙之中,掠出无数纸片符箓,燃烧光华,流水一般围绕两人,向着穹顶汇聚。

“这是什么符箓?”曹燃眯起双眼,喃喃开口。

一张又一张的符箓,符纸色彩和质地都一模一样,源源不断从丫头袖袍之中倾泻,向着头顶汇聚,叠加。

裴烦心平气和,平静说道:“泰山。”

“泰山……”曹燃试着伸出一只手,去拦截那张掠行速度极快的符箓,掌心像是被一块精铁砸中,他微微有些讶异,攥紧符纸,准备摊开,那张符箓便自行焚化,燃烧成灰,截截飞散。

一张又一张,最终贴靠在庭院穹顶的镇神阵上,先是凝聚手掌,然后是手臂,然后是身子,宝冠,莲花座。

一座大佛。

曹燃心神摇曳,他惊叹道:“多少张?”

丫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如今她两袖空空,这些符箓并不是真的“栖身”在纱裙袖袍之内,而是在“剑藏”之中,此刻掏空了所有积蓄,集腋成裘,聚沙成塔,才凝出这么一尊大佛。

裴烦做了个压掌动作,压至极低。

那尊大佛轰然坠跌——

漫天泰山符箓,张张重若千钧,剑行侯府邸极其宽阔的庭院地面,不再平静,镇神阵内,曹燃抬起双手,硬生生抗下这座大佛的莲华宝座,然后瞬间被符箓瀑布淹没。

(第三更会稍微晚些,等不及的朋友可以明天早上看,继续求月票!)